2016年1月12日 星期二

人民幣兌美元大幅反彈,正在為的雙降做準備?

昨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日內漲約800點至6.60水平,同時香港銀行間拆借利率(Hibor)由上周五的4%飆升至13.4%,創2013年6月有記錄以來最高水平。一如筆者之前所言,外資做空離岸人民幣(CNH)的成本是相當高的。筆者認為央行的護盤逼空行動,很大可能是在為農歷新年前的雙降做準備,因為只有人民幣企穩的情況下,央行才有可能進行雙降放水。

昨夜美油(WIT)在筆者執筆之時已跌破32美元/桶,報31.74,已經連續第六個交易日下跌,刷新2003年12月以來新低。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表示,針對伊朗的制裁將於數日內解除,未來一年伊朗將迎來“經濟復甦”。

伊斯蘭教的創始人,先知穆罕穆德在公元632年去世後,獲伊斯蘭教長老們支持的阿布巴克爾(穆罕默德的岳父)繼任成為第一任的哈裡發。這一派的支持者被統稱為的遜尼派,全球85-90%的穆斯林均為遜尼派。「遜尼派」原意為遵循聖訓者,自稱「正統派」,與什葉派對立。什葉派的穆斯林,堅決主張新繼承者必須是先知的血親,因此他們認為穆罕默德的女婿兼堂弟阿里才有資格繼承哈裡發。

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之所以致力打擊國內的什葉派,除了宗教因素外,還有石油資源的因素!沙特的油田和天然氣田主要分布在本國東部近波斯灣一帶,而這些地帶卻同時是沙特什葉派信徒的主要聚居地,沙特王室擔心這些什葉派教徒有一天會帶著該地區的石油資源脫離出沙特,並加入伊朗陣營。

例如波斯灣西岸的島國—巴林,2011年該國爆發「阿拉伯之春」示威活動時,沙特和阿聯酋派共出1500名軍警進駐巴林幫助巴林王室鎮壓示威。其王室成員雖然是遜尼派,但該國的主要人口卻是什葉派(佔總人口約七成)。

現在出現在敘利亞和也門的武裝衝突,背後其實也是沙特與伊朗的代理戰爭!這場已經持續了過千年的宗教衝突,看來雙方要鬥到至死方休,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現在已經名存實亡,油價跌破30美元/桶,可能再過兩日就到!雖然高盛在報告中稱,20美元/桶是油企運營的現金成本,最惡劣的環境下可跌到這水平。筆者卻認為跌至20美元的機會唔大,原因是「蝕本生意無人做」,中東地區以外的油企大多頂唔順要減產。

上證綜指收報3016.70點,跌幅5.33%,成交額2864億元。今日已是農曆的十二月初三,國內投資者的入市意在農曆新年前都不會有甚麼改善,因此A股仍然睇淡。香港這邊的牛證殺極都還有,最新牛證重貨區在19500。美國道指若守不住16000,將引發新一輪沽貨潮!守得住,則带動環球股市出現反彈。



本欄逢週一、二、四、六刊登

一劍

2016-01-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